下午的第二节课是令人最厌烦的时间了, 离回家还有一段时间而且从早上到下午累积的疲劳, 很容易让人睡着。 不过这节课到是挺多同学睁大眼睛上课,台上长发秀丽, 一身白色套装和肤色的丝袜配上水汪汪的大眼睛, 许多男同学打起了精神当然也让我感到骄傲, 因为台上的女老师是我的妻子。 我出生在一个相当富裕的家庭,但虽然衣食无缺, 却没有享受到应有的家庭生活父亲在我的印象中相当模煳, 一年看不到几次反而是大姨(父亲的元配)还常常会来看看我跟我妈。 因为是私生子,自然没有元配所生小孩的资源, 我和母亲是住在另外的房子虽然比起一般的人住得好很多, 但还是远远比不上父亲所住的房子而大姨所生的孩子都是上贵族学校, 我只是上一般的高中不过对此我也没什么抱怨, 毕竟母亲也是这样跟我过只是每每看到母亲晚上独守空闺, 一个人在哭泣时心里总是对父亲感到不悦。 当然我也不能用父亲的姓,所以我跟着母亲姓王, 王顺平是我母亲希望的我人生平平顺顺的,做好自己的本份就好, 就像她一样跟其他房的阿姨不同,不去为了争宠弄得死去活来的, 也因为我妈的个性所以大姨对我们特别好。 「顺平,回神,上课别发呆」我想着想着就出神了, 也因此老师把我唤了回来「喔」「呵呵呵……」全班都笑了起来而老师呢 她叫做沈静瑜是从师范大学毕业的学生,毕业当年23岁就考上了老师, 教了一年书后现在当我们的班导,现在24岁, 大了我八岁。 老师也是出生在富裕的家庭中,不过跟我不同, 她是家中的独女而且她们家的规模稍微比我们的小了点, 当初在谈合作的时候政治婚姻是必然的,不过比我大的哥哥都已经结了婚了, 比我小的都还只是上幼稚园的小孩所以自然而然就落到了我的头上。 当一个16岁的少年听到要娶比自己大8岁的女人时, 当然一开始都是反抗但是母亲却只能配合父亲, 完全没有帮我说话最后是大姨哄着我才让我去跟对方相亲, 说好听是相亲其实早就决定好了,就算我们不喜欢对方也没用, 不过我一直记着大姨跟我说的话。 「我一直都知道你跟下人小琴互有好感,但你要记着, 这个环境就是这样只有强者才有办法决定一切, 以后当你有主导权的时候要跟谁在一起还不都是看你自己, 而现在的你只能接受不管你喜不喜欢」「而且你的事情我什么都知道, 不然你以为小琴为什么到现在都还没怀孕是我在保护你们, 我每个月都吩咐人偷偷下避孕药给她不然老爷如果知道你跟下人有了小孩, 你觉得会如何呢?」最后大姨以让小琴继续留在我身旁服侍我为条件 半强迫的让我答应不然我可能再也不会看到小琴了。 小琴是在我6岁的时候到我身边的女孩,也是大姨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小琴出生在穷苦的家庭最后被卖了出来当下人, 对我来说小琴不只是女仆而已也是我的玩伴和爱人, 我会跟她分享我所有的事情很多秘密甚至连母亲都不知道。 相亲的当天,小琴帮我穿好了西装,打理好了一切, 对我露出了苦笑。 「主人真帅」小琴挤出了笑容我把她拉进了怀里, 紧紧的抱住她她一开始也是紧紧的跟我相拥, 但过了一会儿就将我推开,把眼泪擦了擦,拍了拍我的西装。 「这样会皱掉的」「小琴,我会娶那个女人, 但我的心永远是你的」我看着她的眼睛说着「我知道 小琴也是别生气了,只是娶了老婆而已,我还是会在你身边, 我们的关系还是不会变」反倒是身为女人的小琴安慰我那晚母亲陪着我回到了父亲的房子 女方已经先到了父亲看到我们先是念了几句, 怎么这么晚之类的母亲只能频频点头道歉。 当我被带进客厅的时候,先是看到女方的父母, 接着看到对方背对着我坐着。 「伯父伯母你好,我是王顺平」我先跟对方父母礼貌性的打声招唿「你好你好, 长得真是一表人才啊!」对方的父亲也是客套的讲了几句「静瑜快点跟人问好」对方母亲催促着坐在椅子上的女子对方站了起来 低着头转过身来跟我说。 「你好我是沈静瑜,很高兴认识你」我听到了声音和名字之后, 像是被电了一下「老…..老师?」我不敢相信的问着「顺平?」她抬起头来惊讶的看着我「你们认识?」对方的父亲问着我们「她是我学校的班导」「那…..那….那就好办啦!既然都认识了 就不用怕生了」那父亲勉强挤出了话来毕竟师生恋算是乱伦 更何况是结婚呢不过为了合作更加稳固,还是只能如此, 而我父亲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因为他决定的事情不会再改变。 「既然如此就来谈谈日期吧」父亲不理会我们, 只顾着自己的正事「好…好那我们就让两位新人在这边, 去你的书房谈吧」就这样客厅就只剩下我跟老师两个人, 沉默了许久之后老师开口了。 「那个顺平,你真的要娶我?」「难道老师真的想要嫁给我吗?」我反问着她, 语气中透露着万般无奈「也是看来也只能这样了」「不过看到是你, 我倒是松了一口气毕竟是自己的学生,也还算挺熟悉, 而不是一个陌生人」老师对着我说着老师今天穿鹅黄色的洋装 露出了双肩和微微的上胸可以说性感又不失高贵, 衣服是量身订做的所以十分的合身,可以看出老师腰部和臀部的曲缐。 「真没想到,老师会穿这么漂亮的衣服,还挺吸引人的」「嗯…谢…谢谢」原本老师听我这么说感到有点生气, 自己的学生在调戏自己但毕竟现在我已经是她的未婚夫了, 反倒变得有点害羞「这个时候就别叫我老师了」「那要叫什么?」「静静….」老师小声的说了出来「静静?挺相配的小名」老师本身就是文静的女生 有书卷气质人又长得漂亮在学校也很关心学生, 自然而然不管男女都很喜欢这个老师。 「你呢?看到我的时候是什么感觉」「惊讶吧!没想到会要娶自己班导师当老婆」「对了!在学校要保密喔, 还有别以为娶了我在学校就可以没大没小的」「这话应该是我说吧 别以为你是我老师回家后还要我听你的」「呵呵呵」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气氛也变得比较好了点接下来结婚的日子订在下个月 没多久我就变成班上最早结婚的人了而大姨也跟我说了结婚的条件, 因为对方是独女所以生下来的第一胎必须跟着老师姓沈, 而且必须在半年内让老师怀孕。 到了结婚当天,因为是私生子的婚礼,所以办得并不铺张, 只有请亲戚来而已虽然对方嫁独女会感到没面子, 但为了生意也不得不妥协母亲最后对我说,好好的对待人家, 平顺的过日子就好但我心里就是不平衡,为什么母亲总是只会退让。 父亲也因为两人结婚,所以送了一栋别墅给我们, 经过了一堆繁文缛节之后终于到了两人独处的时候了, 我进到了两人的房间老师穿着纯白色的礼服坐在床上有点害羞的看着我。 「要做那种事情了吗?」老师问着我「嗯嗯」我若无其事的回着她, 毕竟我已经很有经验了「那个….我说….你应该还是第一次吧?」老师很委婉的问着「我已经做过了说」「做过了 可是你才16岁耶」老师感到很讶异「还好吧难道说静静你还是个处女」「那…那是当然的, 我从来没有交过男朋友」老师别过头去我趁势坐到老师的身旁 用手指点在她下巴上慢慢的将她的头转了过来, 我看着老师娇嫩的双唇情不自禁的吻了上去, 老师闭上了眼睛任由我夺走了她的初吻。 「静静,你觉得接吻的感觉怎么样」「我不知道……」「那这样呢?感觉怎么样」我将手从脖子往下伸入, 进到了她的胸口「啊!」老师轻唿了一声「静静的胸部还蛮大的 而且好柔软喔」比起小琴那刚发育不久的胸部 老师的C cup显得相当有料「等一下我还没有准备」老师伸手想阻止我 但我的手却开始用力揉了起来老师穿的礼服内是没有另外穿内衣的 所以我的手就直接贴在她的乳房上另外一手搂住了腰, 将老师压了过来靠在我身上我把老师头上的发饰和耳饰给摘了下来, 接着又亲吻了她的唇在她胸部上的手往下施力, 胸部就这样露了出来我转过身来,把老师压到了床上。 「关一下灯好吗?我会害羞」「不要,我要好好的看仔细, 你的皮肤这么雪白怎么可以关灯呢」我拒绝了她的要求老师只能别过头去, 不敢看着我这时候我一只手从乳房的下缘往上托住了乳房, 接着整只手盖了上去老师的乳头在我的指缝中被夹着。 「看来一只手很难抓住呢」我跨赞着老师的乳房很丰满「乳头的颜色真不错, 粉粉的不知道味道好不好」我张开了嘴一口吃了下去我用力的将老师的乳房吸入口中, 舌头在乳头上挑逗着没多久老师的乳头慢慢的勃起了, 我则开始用舌尖顶弄着坚挺的乳头老师双手紧握, 忍受着从未感受到的感觉身体不时的想要闪躲, 但都被我给制伏了。 「嗯….轻一点,别那么用力」老师轻轻的发出了呻吟但我丝毫没有听她的话, 反而将牙齿轻咬住她乳头的外围更加用力的吸允起来, 这一吸一放之间老师的身体也慢慢的有了感觉, 身体开始发热声音也变得娇媚了起来。 当我放开乳头时,留下了齿印和红肿的乳房, 这时我的手滑入她的下体隔着内裤对着老师的阴部开始爱抚, 老师终于再也无法冷静了紧张的对着我说着。 「那里不可以,可不可以过几天再继续,啊!别….别这样, 顺平拜托你饶了我吧」老师哀求着我「当然不行啰, 老师今天晚上我一定要破了你的处女」我的手指在她的内裤上游移着 没多久我就碰到了一个突起的点我用力的往那个点按压下去。 「啊~~~」老师也随之叫了起来「找到啰, 静静的阴蒂」我开心的对着老师说着「那边真的…真的不可以啦!感觉好奇怪 别…别再弄了」老师眼泪都流了出来刚开始老师的身体不停扭动 想挣脱我的掌控但老师的身体很快的就习惯了这感觉, 身体的动作也慢慢的平息而就在这个时候,我改用指甲在她的内裤上刮了过去。 「喔….」老师到抽了一口气,接着赶紧两手摀住嘴巴「静静真是敏感啊!内裤都湿透了」我能感觉到老师的内裤已经湿了「才…才没有湿呢」老师反驳着「是吗?」我突然大动作的起身, 将她的两腿架到我肩膀上此时我的脸正好对着老师两腿间的私处, 我伸出手来直接将老师的内裤给撕裂。 「啊!不要」老师惊唿着这时我伸出了舌头, 在老师的蜜桃上来回舔弄将蜜穴上面的蜜汁都舔进了口中, 黏稠的体液里散发出微微甜味我细细的品尝后, 将淫水全部吞到了肚子里但很快的老师的蜜桃又湿了, 我用手沾了一点之后拿到老师的眼前。 「静静你看,你的小穴真湿,吃都吃不完」说完我又开始舔了起来「不….不要拿给我看啦!」老师羞愧的叫着舌头顶在老师的小穴上, 一点一点的钻了进去但很快的就被老师狭窄的肉壁给挤了出去, 我心里开始想像着肉棒进到里面的感受。 「进来了,那边很脏!不可以伸进来」「会吗?我倒是觉得很干净喔, 静静身体都很干净呢」舌头从小穴里抽了出来 开始挑逗起老师的阴蒂老师的身体被我架住, 根本没办法逃离我的玩弄只能硬生生的接受我一次次的刺激她的性器, 身体逐渐变得热感到身体不再受自己的控制, 一股害怕但又期待的心情使得老师不知所措。 「啊!不行了,要要…尿出来了,嗯….啊~~~」老师终于忍耐不住了, 迎来了她人生第一次的高潮一股热液喷发到我的脸上 潮水大量的喷发出来使得我都来不及吞到嘴里, 全部落到了床上床单都湿透了,经过了一次高潮后, 老师的身体已经完全的进入敏感状态我趁着老师高潮后的无力, 将她的礼服脱下来而我也将身上的西装脱到只剩一件内裤。 「静静还可以吗?」我看她也休息得差不多了, 就叫唤着她「嗯」老师羞红着脸娇媚的回了一声「那该换静静让我舒服了吧」我站到了床上 挺起我早已勃起的阴茎内裤被我整个挤的像要撑破似的, 虽然我才高一但阴茎已经有14公分了,粗度也不赖, 而且我还在成长期所以还会继续变大呢。 「这个…..我不会」老师看了看我的内裤,不知道该怎么办「很简单, 你就帮我把内裤脱下来然后用你的嘴含住就好了」「含住?这个太…..」看她面有难色「太什么?你觉得这个很恶心吗?」我有点不高兴「不是不是…这样太羞耻了, 我不敢」老师看我脸色变了赶紧解释「有什么好羞耻的, 你现在是我妻子服侍自己的丈夫是天经地义的, 更何况我刚才不是也帮你做一次了吗?」都讲到这份上了 老师也没办法拒绝伸出手来将我的内裤脱了下来, 肉棒映入到她的眼中她一脸害羞的看着。 「你先握住我的阴茎」我命令着她,她伸出手来握住了「很好, 现在有什么感觉?」「很硬的感觉而且一跳一跳的」老师照着自己手中的感受说出「现在想像一下, 这个硬梆梆的阴茎进入到你的小穴里你感觉到自己的小穴被我撑开, 肉壁被我的龟头刮过撕裂了你的处女膜,最后整根阴茎在你的小穴里跳动」我很详细的说着, 让她脑中浮现画面身体也会有了反应这时我看着老师跪在我面前, 两腿中间的淫水又开始流了起来虽然握着我的阴茎, 但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好了,现在张开嘴巴,把我的阴茎含到嘴里, 然后用力的吸允」老师乖乖的照着我的指示缓缓的张开她诱人的双唇, 将我的肉棒含入口中当双唇贴到我阴茎上时, 阴茎感觉到一阵温柔的包覆感老师的双颊凹陷了下去, 一股吸力将我的阴茎吸住。 「不错不错,现在开始一吸一放」口内的压力开始改变, 一紧一松的刺激着肉棒阴茎内的海棉体变得更加坚硬, 我两手放到了老师的头上玩弄起她的头发,摸着老师柔顺的长发, 心里相当的满足真没想到老师这么的听我话, 这种征服感真让人感到无比的舒爽。 「静静,现在把阴茎吐出来,然后用舌头好好的舔」「舔?」帮我口交的羞耻使得老师的眼眶湿润「对!好好的把我的阴茎舔过, 要把它当作世间最美味的东西品尝」终于老师再也无法忍受这股耻辱 眼泪一滴滴的落了下来但她还是伸出了舌头, 试探性的碰了碰我的龟头接着将整个舌头贴到我的阴茎上, 阴茎上的咸腥味触碰到了舌上的味蕾透过味蕾将味道传到了脑中, 老师虽然感到恶心但尚能够忍受,舌头在我的阴茎上舔弄着。 「别哭啊!静静,口交会让我很舒服的,别让我感觉到罪恶感」我摸摸她的头, 让她感受到我的安慰「这样会很舒服吗?」她微微的抬头 眼睛往上看着我舌头还是继续舔着「嗯,这样很舒服, 就跟你刚才吹潮一样」「嗯……….」老师又想到刚才吹潮的感觉 身体的高潮尚未退去又被我给撩起知道这样能让我很舒服, 老师也就更加卖力的我的服务接着我又教老师用嘴帮我套弄阴茎, 又要她将刚才交的技巧都用进去但毕竟这是老师第一次帮人口交, 技术还是远不及小琴不过看老师那样的努力, 也就相当满足了。 滋滋滋…..老师的嘴里发出了吸允的阴茎声响, 而慢慢的老师也习惯了阴茎的腥味毕竟这种满满男性荷尔蒙的味道, 是不会让女性给讨厌的反而会有上瘾的感觉。 「静静,稍微停一下,只要保持用力吸允就好」我要准备进入下一个阶段了「好!」老师点点头, 照着我的话做老师帮我口交至少20分钟两颊已经相当疲惫, 吸力也没刚开始那么强但还是很顺从我,丝毫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 我两手分别抓住老师的左右两边固定好,不让她乱动。 「再来会有一点痛苦,要好好的忍住喔」我先给她一点心理准备「痛苦?」老师摆出疑问的表情但我没有给她回应, 我就用力的把腰往前一挺把她的嘴当作小穴一样肏了起来, 老师的脸重重的撞到我的腹部而我的龟头则是直接撞进了她的喉咙中, 一阵强烈的呕吐感油然而生却被我的阴茎给堵住, 丝毫没有办法将口内的异物给排出。 「恶~呕~~呕呕……」老师的身体自然的做出反应, 但这一切都是徒劳无功「喔~静静的嘴穴真舒服 肏起来一定很爽」我对老师喉咙的反应感到相当满意接着我慢慢的把阴茎从她口中退了出来 退到约三分之二的长度左右马上用重重的撞进去, 原本回复通顺的口腔又被堵住一股窒息的恐惧让老师感到相当害怕, 她两手抓住我的腿想把我推开,但是毕竟我的力气还是比较到, 更何况腰力怎么可能输给慌乱不已的双手力气呢。 随着时间过去,我抽插的速度逐渐加快,虽然老师也比较冷静了一点, 但口中的痛楚还是难以忍受为了保护自己的喉咙, 不停分泌出黏稠的口水来润滑多到都流了出来, 这样还是无法抵御喉咙遭到龟头撞击的刺激嘴里不停的作呕, 一股的推力想挡住我的龟头但每次一的抵御, 还是被龟头无情的插入这时候老师终于了解到了, 她的身体已经不再属于自己而是丈夫的所有物。 就这样插了将近10分钟左右,我有了射精的冲动, 毕竟老师的嘴真的很舒服尤其是她还是死命将我的肉棒吸允进嘴里, 然后到了喉咙时又因身体反应而反推这种一吸一吐的微妙感受, 真的让人无法抗拒只是我看老师早已失神了, 再这样下去怕她会承受不了反正老师的全身都是属于我的, 口交技巧再慢慢的调教她就好我最后深深的把阴茎插入, 伸手摸摸她的喉咙都能感到喉咙被我插的突起了, 这才一口起把阴茎抽出。 「呕….咳咳…咳咳咳….恶….呕……..唿唿…….恶….」痛苦终于结束, 老师不停的作呕同时也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而我则是在一旁安抚着她「没事了, 都吐出来吧」老师将嘴里的口水也给咳了出来 当老师感到比较舒畅的时候我给了老师深深的一吻, 舌头很顺利的进入了她的嘴里在她的嘴中肆虐起来, 而老师像是被埝了一下脑中一片空白,口中被侵犯的感觉, 让她感受到一种奇妙的快感身体的开关再度被打开, 原本因为痛苦而冷却的慾火再度被我给点燃。 「静静谢谢,虽然我知道这样你会不舒服,但你却为了我撑了下来」我先发制人, 甚至不让老师有拒绝或是责备我的机会「你是我的丈夫 这也是我的责任」「那你准备好负帮我生小孩的责任了吗?」我准备好夺走老师的第一次了「这个可不可以过几天再说 让我做好心理准备」老师还是过不了自己心里这关「绝对不行 你别忘了我们还有半年内一定要让你怀孕的条件, 而且现在你是我的妻子了怎么可以拒绝丈夫的求欢呢」「嗯….那…那你要轻一点, 我还是第一次你要教我」真没想到老师也要人教的「放心吧, 你就把身体交给我就好」我让老师躺下接着分开了她的双腿, 这时老师下意识的把两手护住下体但却没想到这一碰, 反倒让自己意识到自己的两腿之间已经湿成什么样子了 羞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别档了,刚刚不都让我看过了吗?」两只手离开了自己的下体, 自己的私处再度展露出来接着我抓住老师的双腿, 用阴茎在她的小穴之间滑一滑的让龟头沾满她的淫水。 「静静,你的那里太紧了,你可以用手把我的阴茎对准位置吗?」「好….」老师声音颤抖着回答我其实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毕竟我的性经验次数算是非常丰富, 除了小琴之外家中有一半的下人都跟我有性关系, 有些是自愿的有些是我强迫的,而这里面是处女的也不少, 毕竟很多都是从小就进到我家当下人自然不会有跟其他男性接触的经验。 老师伸出手来将我的阴茎抵到了她两片阴唇的中间, 接着缓缓的往下探索终于龟头触碰到了她的小穴口。 「就是这边吗?」我刻意问着她「嗯」「那….我可以进到你体内了吗?」「不要这样问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该怎么回答就怎么回答啊!所以我的阴茎可以进到你体内前后摩擦, 然后在你的体内射精让你怀上我的小孩吗?」我把全部的细节都说出来「可以….」老师小小声的回应我「可以什么?」我越来越觉得让老师羞耻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可以进来, 可以让我怀孕」老师终于说了出来「那你觉得我要粗鲁一点还是温柔一点呢?」「温柔一点」「可是我比较想要粗鲁说 这样我会比较舒服」我继续的调教起她的精神「如果这样的话 就依你吧」「所以说你希望我粗鲁一点啰」「我…我….是我希望你粗鲁的对待我」老师被我弄得不知道该怎么办, 只好顺着我的意思说「好!要进去了」我也玩够了 再玩下去说不定会让老师翻脸其实决定粗鲁最主要是为了保护老师 让她少受一点痛苦破处的时候比起一口气被插破, 那种处女膜慢慢被撕裂的感觉更加难熬不然其实温柔的帮她破处, 反而会让我更舒服。 龟头一口气突入了进去,原本紧闭的肉壁被撑了开来, 紧贴在阴道内的处女膜被撕扯开来强烈的疼痛从阴道传到了脑里。 「啊!好痛….等等….停一下,真的太…太痛了」老师疼的连眼泪都流出来了我整个人压到老师身上, 紧紧的抱住她让她感受到安全感,很快的疼痛过去了, 阴道壁变得更加湿润湿热的阴道产生了一种搔痒感, 我缓缓的动了动。 「嗯….嗯…..」看来老师的身体已经做好了性交的准备如此我也不需要怜香惜玉了, 我放开手来大力的肏着老师的蜜穴但处女膜撕裂的伤口还没复原, 被这大力一插又开始感到疼痛但因为在这之前先让老师高潮了一次, 阴道很快的就进入了状况快感也逐渐的起来, 老师感到痛痒难耐身体开始扭动了起来,嘴里也不时的被我肏的叫出声音。 「啊!顺平好厉害,这是什么感觉,我从来就没有感受到这种感觉, 好….好奇怪….明明很痛但又….又不想停下」老师初次的性爱, 让她感到相当的奇妙「那是因为静静是个淫乱教师啊!竟然和自己的学生结婚 就这么喜欢玩乱伦吗?」我开始用的言语刺激的她的精神面「不…不是这样 那是因为….父母的安排」「刚才老师还不是帮自己的学生口交 而且还吃的津津有味的吗?」「没…没有是因为你是我丈夫, 我才会帮你服务」老师反驳着我「既然如此为什么又要自己的学生肏自己的小穴, 还要粗鲁的干你甚至还用手帮忙对准自己的淫穴, 你这个淫乱教师」「不….我不是!」「不是还求着我让你受孕吗?就这么想被自己的学生内射吗?想要帮自己的学生生小孩 不是淫乱教师是什么?」「不对!我不是淫乱教师 我是你的妻子我是要帮你生小孩」「所以你现在不是我的老师吗?」「我现在只是你的妻子, 是属于你的妻子」老师大声的喊着看来精神的调教也差不多了 接下来我要老师完全臣服于我。 「但是我一直把你当作我老师呢,你这么说真让我伤心啊!我就是想要干身为老师的你不行吗?」「我….可….可以, 我是你的妻子也是你的老师,你想干你的妻子, 想干你的老师都可以我就是你的静静,你专用的静静」老师对我做出最后的败北宣言而在外面许多女仆则围在房门外听着, 大多都是我干过的女孩她们也是一个个的在我胯下将身心臣服于我, 不论是自愿的还是强迫的都是如此毕竟她们常接触到的男性只有我, 很容易就爱上我只是对我来说只有小琴比较特别, 其他的应该比较算是性奴隶吧。 「啊~~不行要又要出来了!」房门里发出老师的叫喊「射了!你的子宫里面都是你学生的精液了」我也一同的喊着「呵呵, 主人真厉害」其中一个女孩说着「是啊!以后我们的好日子来了 搬到这里只有主人跟女主人当家,没有其他少爷跟夫人的干扰, 主人就可以尽情的玩弄我们」她们会称我的异母兄弟少爷 但就只有叫我主人到了隔天中午我才叫女孩们进来处理沾到处女血的床单, 和满是性交味道的房间。 思绪回到了教室,经过了三个月,老师真的越来越漂亮了, 经过了我的调教后身体产生了极大的改变,非常能够享受性爱所带来的快感, 而且经常性交也让老师变得更加妩媚但老师还是老师, 在我面前的还是一样的害羞就算到了现在,跟我一起洗澡也会感到羞耻。 「呜」老师轻唿了一声「老师怎么了」学生们问着「没…没有, 稍微滑了一下」老师娇羞的往我这边看了一眼我心中不禁暗笑着 老师只会在我面前露出羞耻的表情是只属于我的静静, 谁能想到如此美丽的老师中午的时候还在顶楼帮我口交了两次, 嘴里都还是精液的味道又有谁能知道老师的裙子里面, 放着无缐跳蛋震动着任由我控制,而谁又能猜得到, 现在老师的肚子里怀着自己学生的小孩呢?。